【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25)【作者:wddy22gf】   人妻小说 
字数:7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五)

  这时,我看到文文的眼角流下了泪水,我的话说到了她的伤痛,王兴都快跟别的女孩结婚了,还不能说明跟她偷情只是玩玩吗?

  再说老婆第一次跟王兴偷情时刘姐就听到她们谈起在学校时的事,说到如果众多追求校花文文的男生知道她已经被我操了不是处女了会怎样,当时王兴说过这样的话:「在学校我们就开始(操屄)多好啊!起码多快活这么多年啊!」(第十八章)……王兴还支支唔唔地说:「……反正你不是处女了……早知道你老公喜欢拈花惹草,就提前给他戴顶绿帽子呗,我们在学校天天快活快活他也不知道!你说那该多好!」

  文文当时「啪」地打了他一下骂道:「你那时就想玩我是吧!你当我是婊子随便玩啊!我打不死你!」

  从这一点看文文心里应该早就知道王兴只是跟她玩玩,操屄过过瘾,应该清楚他只是个能给自己带来肉体快感而不能托付终身的淫贼。

  我看着文文伤心的样子都心疼了,我抓住她的两只大奶揉捏,阴茎猛插了一阵之后,剌激得老婆又兴奋了一些,眼含泪花轻声地呻吟。我贴在她耳边说:「你也别伤心!只要认清了你们关系的实质,你就应该放松自己的心情,就当跟他玩玩游戏快乐快乐吧,别当真了。」

  我既安慰她又纵容她说:「我保证不论你们以前在一起怎样玩都不再怪你,我答应你,以后你们还可以来往,还可以做好朋友,还可以做游戏……做……」我顿了顿还是吐出了最后两个字「情人……」。

  文文听我说答应她跟王兴「还可以做游戏……做情人……」时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想说什么但没出口,因为她正处在中度兴奋之中,完全能够领会我说的游戏就是默许她继续跟王兴操屄做爱,下身不由自主地挺了一下,阴道也用力地一阵收缩!

  她闭着眼还在默默流泪,就让它尽情地流吧,把心中的苦楚都流出来,抛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快乐起来就是最好的结局。当我说完最后一句,我想我的心意已到言语已尽,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

  我搂着老婆再次吻干了她的泪水,很轻松地对她说:「好啦好啦,我希望你快乐起来,今后不管怎样,我都喜欢你!」接着又说:「不许哭了,笑一笑吧,要不我可不许你跟别人交往了!」老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竟然清楚的说出两个字:「不要!」傻傻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得出文文的心结已经在慢慢解开,封堵心灵的冰层在开始融化,从她迷糊中清楚地说出「不要」两个字来看,她还是忘不了王兴的,但只要想通了做不成夫妻做个情人更好这个道理,今后她肯定还会让王兴玩弄操屄取乐,其实我早就放任他们了,操就操玩就玩吧,只要她快乐我也快乐!

  我开始专心致致地跟文文做爱了,今天的大屌也特别硬朗,我要让老婆好好享受一下自己老公大屌带来的快乐,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对她说:「好长时间没舔你的逼逼了,想不想帮你舔一下?」

  文文闭着眼正在享受大屌抽插带来的感觉,反应一直不是很明显,想必心情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上次舔她的骚逼是她从培训基地回来的那天,从秋天到冬天至今有三个月时间了,那次她受了感情创伤回来,舔她的时候就一点反应都没有,今天看看有没有好转。

  冬天时节虽然白天还暖和但夜晚寒意很重,这时节舔逼逼可不太方便,必须闷在被窝里活动,我把床头柜上的小手电拿过来,抽出插在老婆阴道里的大屌曲着身子缩进被窝。

  我打开手电观察着老婆的阴部,虽然过去看了千百遍了,但每次观看她那园润的阴户还是很激动,白白的阴阜弹性很好,用手指按一下就象按着馒头一样,两片薄薄的阴唇现出了樱红色的光泽!

  说起阴唇文文和可儿的阴唇有点象,长条状不宽而且很整齐,不象大家常说的黑木耳,她俩不同的是可儿的阴户特别长,所以阴唇比老婆的要长50% 以上。再看看阴蒂,经过刚才的按揉和大屌长时间操弄剌激,已经是半充血状,在包皮里微微露出一点头来。

  我伸出两根手指扒开老婆的阴唇,聚焦在她的阴道口处,这里很湿润,阴道口和两边的阴唇及下边的会阴处糊着少许白浆,是老婆阴道里的淫液被大屌不停抽插磨出来的,但是没有明显的阴水流出来,我闻了闻正散发着淫糜的气味勾人心魂。

  仔细看了老婆的淫洞还是那么紧致那么小巧,心想怎么被我和王兴两个男人操都没变型变大呢?一点也不象老婆第一次跟王兴偷情(见第十八章)那家宾馆里服务员刘姐的阴道,那真叫张着血盆大口十分明显,而老婆的洞口始终只有豌豆粒那么大。

  文文的阴道口朝着前下方45度角位置,这是她私处的一大特点,大多数女人阴道口是朝前下方十几度,有的几乎垂直正对地面,所以搞过我老婆的人会有一些特别的感觉。

  特别是射精以后精液不容易流出来,她经常含着精液睡觉甚至起身活动,有几次从地级市回来阴道里还有精液,就是临走之前被王兴操了射在里面没时间处理就带了回来。

  看到文文如此诱人的私处,我不由得又发出一声叹息,老婆是真的需要引导,她的性机能已经走到了危险的边缘,一旦性欲枯竭对于今后共享她的男人来说岂不是失去一个美妙的淫乐资源?那就太可惜了。

  如果在从前,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玩弄与抽插,她肯定浑身都骚透了,骚逼里早就淫水直流,可是今天阴道里只是保持着湿润,洞口只能看到一点点白浆!
  但话说回来今天晚上由于我的鼓励和引导,总体上还是比前三个月有所改观,我对改变她的现状很有信心。

  我把手电放在一边,开始亲吻文文的屄屄,从阴蒂吻到阴道口,又用舌头顶着阴蒂揉动,再吮阴唇,然后轻舔轻拂淫洞的周围。以前每当这个时候老婆一定会挺着下身迎合我舔弄,还会快活地大声呻吟,看着她那享受的样子都醉了。
  今晚才刚刚扭动了两下屁股,轻微地「嗯嗯」了几声,算是有了反应。舌尖在老婆的淫洞门口逗弄了一阵,最终钻进了她的阴道,我使劲伸长舌头,尽力插得最深,做着来回抽插的动作,就这样帮她口交了十几分钟,这时老婆的淫水和着我的口水终于流了一点出来,很高兴又取得一点进展。

  被窝里充满了文文骚逼散发出来的气味,说不清是骚还是香反正很淫糜。我用舌头把老婆骚逼插出水以后就爬上来,这回老婆可能真的来了一点情绪,又主动地扶着我的大屌抵在洞口,我顺势屁股一沉大屌就哧溜一下滑进她的阴道。
  我看到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好象比刚才更兴奋了,这回一上来我就猛烈抽插,想引起老婆更多反应更骚一点,边插边大胆地挑逗她:「小骚货,你能不能更骚一点啊!」老婆没说话我又小声在她耳边说:「宝贝我问你,我操你比别人操的舒服吧?」

  老婆哼了哼还是不说话,我突然停顿了十秒钟,然后继续边插边说:「你再不理我就没劲搞了!」接着又连续猛操了她二三百下,老婆抬起一直放在两边的胳膊搂住了我的腰,嘴里开始发出了一连串:「嗯……嗯……嗯……」的轻声呻吟。

  我趁机又说了一句剌激她的话:「小骚货,你说实话我不会怪你,你的骚屄有没有被别的男人操过呀?别人操你时舒不舒服?」我明知故问,老婆可能真有点迷糊了,但是没有明确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断断续续地发出呓语:「哦……操了……哦……舒服……哦……哦……」声音很小后来就听不清了。

  我再接再厉快速操弄了一会后抽出大屌,让文文侧身躺着换个姿势,因为冬天让女人跪伏着后位式不太方便,就侧躺在她的身后从后面插入骚逼,又是一阵猛操,我发出「哦」地一声呐喊,积蓄已久的热精喷进了老婆近乎枯竭的阴道,滋润着她的花心。

  今晚很不错,老婆愿意跟我配合、身体扭动了几下,双手有了几次小动作、说了几句话、阴道里也出了一些骚水,还发出了连续的呻吟声,非常难得了!
  别看这一个个小举动、小变化,意义可大得很,近几个月每次操她时两手都放在两边,身体一点不动,也没有呻吟,就象在操一个芭比娃娃,说得不好听就象根木头。可以说,第一步的引导工作起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我搂着文文边休息边思考,想着下一步对她怎样进行诱导,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她骚动起来,快乐起来……引导文文从沉重的情爱枷锁中解脱出来,认清偷情只不过是泄欲求欢,不要沉迷在虚幻的情爱世界里面。这个第一步任务持续了半个多月,每天我都会赞美她,隔个两三天就主动要求做爱,做爱时总是说些挑逗和剌激的话钝化她那敏感的神经。

  我每次把文文操到兴起时就变着花样暗示她:王兴操她只是玩乐不是爱情,这种事要轻松对待,不要伤了自己,还常常轻松地问她是不是跟别人操了,操得舒不舒服啊之类的话,把她跟别人操屄当做很平常的事来说,慢慢地解开了她的心结,同时打消了她跟别人偷情的顾虑。

  这些话多数是在她还没有高度兴奋时说的,她心里一定会留下印象,而在她十分迷惑的时候我就说些更骚更淫荡的话来剌激她调动她的淫欲。比如说别人的屌大不大好不好,有没有跟别人口交,别人的屌插在屄里是什么感觉,操得骚屄舒不舒服,水多不多!

  就这样老婆的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转,心情也平和了很多,特别是操她的时候骚水也渐渐多了起来,后来几次也达到了高潮!看得出,她每天上班也开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喜欢穿一些鲜艳的衣裳,高高兴兴的样了。

  第三个星期五,单位又有派她去地级市办事,安排是当天回来,出发前我鼓动她说:「老婆,你好长时间都没去地市了,明天是双休日要不你今天就别回来,去你同学家玩玩吧!」

  我特地没提「女同学」,其实就是让她去跟王兴温存温存,再续前缘抛弃爱情保留偷情,这也是诱导她骚起来的一部份,只有会偷情的女人才更骚。老婆很爽快地答道:「好吧,我去女同学家玩一天就回来。」我心想,这骚娘们可能早有此意了。

  当天晚上,文文果真没有回家,不出意外的话她正在宾馆里跟王兴快活,想到这里我的大屌就开始蠢蠢欲动,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猜想着她们这会儿在干什么,在用什么姿势性交,也许王兴正在舔老婆的骚逼,也许老婆在为王兴吸吮龟头……我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冲动,就一边想一边套弄自己的大屌,想着王兴摸着老婆的大奶一脸享受的样子,又一次次抱着老婆的脑袋在她嘴里射精和趴在老婆身上躬起身体在她屄里射精的样子,自己的精液也喷射出来!那一夜我自射了两次,不知王兴射了老婆几次。

  第二天下午文文回来了,终于带回来满面春风,估计按照我连日来对她的开导终于跟小情人王兴和好了,明确了她们的暧昧关系。她放下包包首先就去了卫生间,摸索一阵子出来径直去房间床边坐下,她知道一般情况下她从地市回来我都要操她一次,似乎形成了惯例。

  我说我也去下卫生间,在里面发现老婆换了条小内裤窝在角落的塑料盆里,我拿起观看了一下,阴道的位置有一大片淫水的印渍,中心点还很湿润有刚流出不久的液体,我闻了闻有股精液的气味,不用说在回来之前又被王兴搞了一次,这临别一炮似乎也是他们的惯例了。

  我微笑着来到床边,两只手捧着文文的脸对她说:「宝贝,你今天真漂亮!」其实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老婆今天看上去真的很美,也许是由于女人被男人的雨露滋润之后,在身心欢愉状态下的自然表现,显得更年轻更可爱了。

  我吻了老婆一会,似乎感觉她嘴里也有精液的气味,也许是王兴上午在她嘴里射了精,也许是我的错觉。吻了一会以后我就帮老婆脱衣服,只留下内衣让她先上了床,随后我一口气脱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也钻进被窝。

  今天文文一直都笑笑的,被王兴操了一天回来心里美滋滋的。看我赤条条的样子,她拧了我一把说:「光赤巴佬,你们男人真不要脸!」我抓住她的奶子开始和她打情骂俏:「什么我们男人?你看到几个男人光赤巴佬了?」

  老婆笑着用双手推着我的胸脯急忙说:「去去去,不跟你说了!」我看到她眼中透出一种骚情万种的眼神真是美极了,如果每天在外边都用那种眼神与男人交流那真要把男人的魂勾走一串串!

  我帮她把上衣脱下,揉着她的大奶,奶头马上开始发硬。老婆呼吸在加快,伸手握住了我的阴茎,她问我:「你们男人为什么都喜欢摸女人的奶子呢?自己不也有吗?摸自己的好了!」

  我说:「那可大不一样,男人看到美女的奶呀就头晕,就想吸一口。」老婆说:「不害羞,你们走在大街上看到美女挺着大奶也想吸啊?」我说:「是的是的,特别是夏天女人穿衣少的时候更让男人想!」

  我话锋一转说:「宝贝,你那天在街上有许多男人回头看你,就是因为你太漂亮,他们心里一定都很想……」我故意装着说不出口,老婆却傻傻地追问:「想怎样?」我快速亲了一下她的嘴唇,同时稍稍用力捏了一下她的乳房,说:「他们……想亲你!……想摸你的奶!……还想……」

  我摸着她握我大屌的手在她耳边小声说:「还想用大屌操你的骚屄!」老婆听我这样调戏她,羞红着脸用双手锤着我的胸部:「你坏!你坏!都不要脸!……」老婆已经开始兴奋了,我故意剌激她说:「小骚货,让我看看你的逼逼,看看昨天晚上被人操坏了没有!」

  老婆愣了一下,但马上娇滴滴地说:「没有,没有,你大坏蛋!……」我缩进黑漆漆的被窝扒下她的小内内,看不见就用手摸了摸阴户,外边是干爽的估计刚才在卫生间处理了一下,但阴道口已经有很多淫水开始往外流,老婆一经剌激,阴道就会收缩,即使她那特殊的阴道能含住阴水和男人的精液,这种时候也会被挤出来。

  我用手指在她的淫洞口掏弄了几下,就扒开她的双腿准备亲吻,只见老婆双腿一收嘴里说着:「不要,不要嘛!」我迟疑了一下就见她又主动地张开双腿,马上转变了态度。我想她一定是本能反应,因为从昨天到今天骚屄一直被王兴操弄射了精在里面,嫌脏!

  但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特别是那次在地级市的宾馆里,那可是刚刚跟王兴在野外操逼回来,还没做任何处理,被我截去宾馆房间,那回可是整个阴户都糊满了淫水,阴毛阴阜上面湿滋滋的,王兴热乎乎的精液正从她阴道里往外流呢。(第二十一章)当时我强迫自己接受她们偷情,用自虐的方式把她按在床上使劲舔使劲吸,舔干了她们俩操出的所有淫液,那次她也是从阻止到兴奋后来竟然被剌激到了高潮!

  那一次强烈的剌激相信她永远也忘不了,相比之下今天算什么?王兴操她都几个小时之前的事了,逼逼里可能残存着一点点精液而已。

  文文可能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瞬间又张开了双腿,我掀起被子朝她看了看,她也勾起头看着我,然后点点下颚好象在示意我可以舔舔。我又缩回身体吻住了老婆的骚逼,一股淡淡的熟悉的精液和着阴水的混合气味扑鼻而来!

  老婆开始了「嗯嗯」地呻吟,下身也开始往上挺配合我的舔弄,然后我伸长舌头在阴道里抽插,老婆也主动地将下体一起一伏的运动让我的舌头插得更深,她的阴道里一次又一次涌出大量淫水,这时被窝里充满了淫糜气味,时间久了真可能会把人熏醉。

  文文的叫床声也变大了,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挺着下体,看来很兴奋。她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胳膊往上拉,嘴里说着:「哦……快上来!……哦……快上来!……嗯……嗯……」她可能再也忍受不了阴道里的欲火了,要我的大屌去灭火。
  我刚上她的身体她就急不可待地抓起大屌往阴道里塞,看她这个急样,我有意用力捅了进去,只听老婆重重地「哦」了一声。我开始快速地抽插,每次都很用力地捅,立即把她捅得淫声连连。

  「哦……哦……老公的大屌真好!……哦……插得舒服!……哦……真好……哦……」我看老婆的神情又被我操迷糊了,就开始大胆地逗她:「小骚货!你今天怎么这么骚啊?」老婆说:「人家本来就骚嘛!你不是喜欢人家骚吗?」
  我急忙说:「是的是的,男人都喜欢你发骚的样子!快对我说说,昨晚王兴把你操得过瘾吗?今天还这么骚!」这是我第一次直说王兴操她的字眼,老婆经过我近期对她的诱导、挑逗和剌激,在意乱情迷之中并没有在意提到王兴,也乱说起来:「哦……哪有你厉害呀!……哦……哦……操得都过瘾!……哦……好舒服……哦……哦……」

  我看老婆今天的状态真好,什么都说真好玩儿。我继续调戏她:「你这么骚,他能满足你吗?一晚上搞你几次啊?」老婆半睁着眼蹶着嘴说:「搞了一晚上……哦……都记不清了……哦……哦……」

  我继续说:「他今天还操了你吧?你俩真行啊!很爽吧!」老婆笑吟吟地说:「嗯……哦……搞了……哦……又搞了两次!……哦……真爽……哦……」我就猜中了,如果是昨天搞的,她阴道里肯定就没有精液了。

  我用力抽插又问文文:「骚货!吻你时嘴里怎么还有精液味道?」老婆闭上眼说:「嗯……臭不要脸的……哦……搞了别的女人……哦……臭死了……哦……哦……」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听她这口气还有点忌恨王兴搞了自己老婆又来搞她。

  我笑着用力捏着文文的乳房,听她说别人操她的事真剌激,我说:「你这个骚货!屄屄很紧致,口交的技巧又成熟又独特,真要多找几个男人操你才行呢!」老婆睁开眼睛抱着我的脖颈撒娇:「老公……我……我不是故意的……哦……每次都是他……紧抱我的头……强奸我!……哦……在嘴里射了……哦……哦……」
  老婆终于被我问的警觉起来,「啊呀……」了一声,摇着头说:「老公别问了……不知道……不知道……哦……老公坏蛋……问人家这些事情!……哦……老公坏……哦……哦……你们把我操死了!……哦……你们都是坏人……哦……坏人……哦……哦……」

  我看不能再问了,就让她转身平趴在床上拱起屁股,虽然有点冷也顾不上了,很快将大屌从后面插入,一阵猛操。老婆又在大声叫床:「哦……哦……哦……老公太好了……哦……再用力……哦……用力……哦……哦……」

  因为我持续猛烈抽插,今天应该说是捅,把老婆捅得心花怒放淫声大作,骚逼里的淫水流出好多,一阵一阵往外涌,已经顺着她的大腿流到床上。

  突然间我们几乎同时「啊哦」了起来,我紧扒在老婆的背上将精液射向她的淫洞深处,老婆也达到高潮,阴道在一张一弛地吸着我的大屌,吸净了所有的精液!

  射完精我赶紧躺下来,让文文也趴下盖好被子,我摸摸她的屁股,小骚货还意犹未尽,伸出胳膊搭在我身上要求我说:「老公,我想在你身上睡!」我说:「那还不简单,上来吧!」

  老婆就象一条大肉虫爬到我身上,胯下的骚水擦到我大腿和肚子上,粘糊糊的!她还伸手把半充血状的大屌塞进逼里,然后安心在我身上睡觉。大约二十分钟以后老婆动动身子,从我身上滑下来,侧身搂着我小声地说:「老公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公!」

  看来偷情的魔力是巨大的,文文去地级市跟王兴关系和好了,进行一天一夜的云雨淫乐之后回来的变化很大,加快了我的计划进程。老婆这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她说的话我很爱听。今天特别感到高兴的是直接跟她提及了她跟王兴操屄的事,虽然是她在高度性兴奋时迷糊之中说的,但终归捅开了那层忌讳多年的窗户纸!

  但不知道她为何多次真切地说出「老公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公!」这样的话,也许是因为近来我排解了她的忧伤和烦恼,更重要的是她心里一定很明白我知道了她跟王兴偷情还放任她们继续来往的事,心生感激吧。

  我安慰她说:「小宝贝,你也是我最心爱的女人!你今晚的表现好极了!我真心喜欢!」……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