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01-03)作者:MRnobody   人妻小说 
字数:10819


  (04)thread-9477351-1-1.html

                (一)

  我到底在干什么?

  我想,很多人都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浑浑噩噩,虚度光阴,得过且过,不知所谓。人生,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熘走。想要改变,却不知道能做什么,该做什么,只能看着新闻中那些一夜成名的人,那些获取成功的人,抱怨着世道不公,埋怨着那样的好机会为什么没有落在自己头上。

  如果可以发生一些事情就好了。好的,坏的,都可以。只要能够改变目前的生活,能够改变这看起来与我毫无关系的世界,能够让我觉得自己……活着。
  『oh……fuck……fuck……comeon……baby……fuck……』

  灯光昏暗的屋子里,只有电脑音箱中传来的奔放激昂的叫床声格外高亢。屏幕上,金发碧眼的女优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在跨坐在男优腰间纵情驰骋,乌黑巨大的男根和鲜红的小穴形成触目惊心的对比,而在他们对面的我则是飞速地撸动着自己的阳具,跟随着他们的节奏累积着自己的快感。

  砰!砰!砰!

  就在尾椎一阵酸麻,精液将要喷涌而出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忽然打断了我的动作。

  这很奇怪。作为一个单身宅男,即使是大白天我的狗窝也鲜有访客,更不必说此时正是深夜。我以为是敲错门,不甘不愿地按下暂停键,关闭显示器,穿好裤子走到门边,趴在猫眼上向外张望。

  来的并不是陌生人,而是我的好友郭子谦。在他慌张的表情后面,还有另外一个人。那是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女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柔顺的黑色长发直垂腰际,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虽然面上表情冰冷,但依旧不会影响任何一个人见到她时暗自赞叹一句:真是个不可方物的美人!

  郭子谦和我的关系,属于那种虽然平常很少聚在一起喝酒打屁,甚至对彼此日常情况都没有那么了解,但是在关键时刻绝对是可以把命交给对方的至交。此刻一向稳重的他忽然带着那样的表情和那样一个女人出现在我的门外,一定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我没有犹豫,立刻为他们打开门。

  『子谦……』

  『蚊子,没时间解释了!有人在找我,我必须躲起来,帮我照顾好这个女人!』
  开门后我连一句招呼都没打完,郭子谦急促的话语就将我打断,一面说着,他一面将身后的女人一把推进房里,然后双手捏住我的肩膀。

  『兄弟,一切都交给你了!』

  说完,他就急匆匆地掉头离去,而完全状况外的我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出口。
  『这是……』

  看着郭子谦的背影迅速消失在楼梯间,我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现在我的身后正站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大美女。
  『你好,我叫艾熙,你可以叫我艾。』

  在我不知所措地转过身时候,身后的美女已经向我伸出了洁白的右手。艾这个名字我不陌生,因为它是我作为篮球迷对一位几年前很出色的NBA运动员的爱称,但是我可没办法把那个强健的男人和眼前这位身高一米七左右,白色长裙曳地的冷艳女生联系在一起。

  『你好,我叫周文。可以告诉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我伸出手去与艾熙相握,她的皮肤很嫩滑,也很冰凉。

  『我不知道。』对我的问题,艾熙只是摇头,『今晚我忽然被郭子谦叫醒,然后就被他带来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并没有向我解释。』

  叫醒?我留意到这个词,并且本能地将它背后的意义理解为艾熙和郭子谦是住在一起的。

  我和子谦平常来往不多,对他的人际圈也仅是稍稍涉及,只知道他是在从事某种比较隐秘的科学研究事业,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在以往见到过的他的朋友和亲人中,我确定并不曾出现过这样一位出色的女人。那么,她是子谦新交的女朋友吗?

  『请问你和子谦是?』

  『朋友。我暂时住在他那里。』

  艾熙十分平澹地回答,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但脸上的表情是很明显的不愿多谈。我不知道郭子谦是否会遭遇危险,但从艾熙的反应来看又似乎不是很大的事情,还想再追问的时候她却已经转过身子在屋里四处打量起来。

  『今晚我住哪里?』

  悦耳的声音问出很现实的问题。我不算有钱,仅靠着贷款买了这一套一居室,可供睡眠的自然也只有卧室的单人床和客厅的沙发。虽然艾熙来历不明,但毕竟是郭子谦交给我的人,又是个看起来养尊处优的美女,我当然没有让她睡沙发的道理。好在我平时的主要活动空间都是在客厅,卧室只是个睡觉的地方。去得少,也就不算很脏乱,我进去换了新的床单被罩,又顺便把杂物清理了一下,便走出去说可以休息了。

  走出卧室时的场面非常尴尬,因为在我收拾的空档,无事可做的艾熙便坐到了我的电脑前,打开了显示屏,然后自然就看到了定格在屏幕上的男优与女优身体激情连接的一幕。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查点东西,并不是故意要碰你的电脑。』

  见我出门,艾熙站起身对我道歉,语气依旧很平澹,似乎全然不在意刚刚看到了什么。

  『没……没关系,让你见笑了。』

  我自问没法做到她那样古井无波,连忙跑过去关掉了播放器。

  『我可以去洗个澡吗?』

  她对我的举动不以为意,径自问道。

  『当然可以,浴室就在那边,毛巾的话我去楼下买套新的给你。』

  不是网线另一头的女神告诉我『我要去洗澡了』然后就自顾自去刷微博打游戏,而是真真正正有一个没有PS过的大美女要在我的浴室里洗澡!我的心跳停了一下,然后立刻以2倍速重新启动。

  『不必麻烦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用你的就可以。』

  艾熙这句话让我的心跳速度再次加倍,思考能力欠缺的状态下我只能勉强说出一个好字。

  『对了,我应该会洗比较久,如果你要休息的话请自便。再次感谢你的收留。』
  艾熙说完这句话就进了浴室,留我一个人还彷佛身在梦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小时前我还在看着AV打手枪,期待着可以改变我人生的大事件找上门,然后我最好的朋友忽然敲开我的门塞给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现在这个大美女正在我的浴室用我的毛巾里洗澡!所谓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也不过如此了吧……

  对郭子谦,我有一点担心。虽说他一直都很神秘,但是他以往的那些表现有一半我都觉得他是在装逼,偶尔我也会执拗地追问一些关于他职业的问题,但他只需要一串我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就能让我闭嘴。

  所以在我内心深处他也一直就是个不比我这宅男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的

  无聊科学家,从没想过他会因为这份工作而遇到危险。看到他刚刚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很难不担心他是否会像电影里面演的一样把重要人物护送到地方后就被人干掉。

  话说回来,郭子谦在这么着急的时候还要把艾熙送到我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如果他真的是卷入了一桩危险的事件,那么艾熙究竟是牵扯到这桩事件核心的重要人物,还是只是一个需要托付给我保护周全的,放心不下的伴侣呢?

  我试着给郭子谦打了电话,不出意料的提示对方是关机状态。看来,也只能等待艾熙出来才能问个明白了。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转向浴室。灯光将艾熙曲线窈窕的身材投影在磨砂玻璃上,她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可见。望着那玲珑有致的身段不断地弯下腰去清洗身体各处,回想起刚刚短暂接触中看到的雪白肌肤,我刚刚快要发泄却被压制的欲望又重新抬了头……

  该死!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好友不知是否身处险境,我却在对着可能是他女友的女人的身影流口水,这实在是有够糟糕的反应。

  我定了定心神,把视线重新转回电脑屏幕上,刚刚只关闭了播放器,存放AV视频的文件夹依旧铺在桌面,只是此刻那些诱惑的缩略图对比起浴室门上那个身影,显得那样的索然无味。我兴趣阑珊,关闭了电脑。

  『周文,你睡了吗?』

  我不知是发呆还是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艾熙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水声已经消失,她的这声呼唤格外的清脆,像是黄鹂鸣啼般好听。

  『还没有!』

  我连忙应答。

  『可以借一身你的衣服给我穿吗?』

  我这里当然没有女性的衣物,好在我身高还不足一米八,也还算消瘦,比艾熙的体型庞大不了多少,挑了件宽松的T恤和一条瘦版的牛仔裤,我轻轻敲了敲浴室的门。

  吱呀……

  门打开了一条缝,水蒸气夹杂着沐浴乳的香味立刻飘散出来,伴着一只洁白的小手。

  『谢谢。』

  接过衣物后,那只手便缩了回去,门也再度关上。接着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再过几分钟,门打开,艾熙走了出来。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身上,手上拿着几件同样湿漉漉的衣服,看来是在里面连换下的衣物都已经清洗干净。

  『我帮你晾吧!』

  『不用,我自己来。』

  艾熙拒绝了我的好意,阳台与客厅相连,一眼便看得到,她走过去将手里的衣服一件一件晾起来。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她连文胸和内裤也一并清洗了,我拿给她的衣服里当然不包括女性的内衣内裤,也就是说,此刻穿着宽松的男士服装,散发着独特魅力的艾熙,内里是完全真空的……

  察觉到此,我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聚焦到了她的胸前。果然,在纯棉的布料下,那里有着很圆润饱满的线条轮廓,以及顶端掩藏在花纹图桉之下不易发现的两颗小小的凸起。

  妈的!别怪我不够朋友,实在是眼前的场面太过香艳了一点,我根本无法压抑自己的邪念,更无法控制胯下的那一根再度迅速地勃起!

  『艾熙。』

  『嗯?』

  我不自觉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准备说些什么。刚刚想到的一大堆问题此刻全都被忘在了脑后,眼睛里全是那个女人把白色的丝质小内裤夹在晾衣架上面,完全没有在意我的四角内裤就晾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的行为。
  『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我?』

  没有收到我的回复,晾完衣服,艾熙看到我的欲言又止,主动问我。

  『嗯。』

  我点点头,她耸了一下肩膀,走到沙发跟前坐下,两只白皙的小脚缩起踩在绒面沙发套上,整个人呈抱膝坐着的姿势,小脸支在膝盖处,美目盯向我。
  『你问吧!』

                (二)

  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完全状况外,对每一个细节都充满疑问。疑惑太多,反而无从开口。

  『发生了什么事?』

  最终,我也只得问出这笼统的一句问题。

  『我不知道。』艾熙摇头,『今晚我有点累,睡得很早。然后在睡梦中被郭子谦叫醒,说因为不得以的原因需要将我送至朋友处暂住几天,其他的,他亦没有对我解释。』

  还是同样的答案,我仔细观察艾熙的表情,她面色平静,我看不出她是否在说谎。如果她所言非虚,那就是说她和我一样是完全状况外,那么,她为什么又可以在我这里若无其事地洗浴,完全看不出对郭子谦的担心?难道两人的关系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亲密?

  『你和子谦,只是普通朋友吗?』

  『说起来的话,我们已经认识很久,可以说从我一出生就和他认识。但是,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她面色如常地回答道。妈的,子谦那混蛋认识一个这么出色的美女那么久竟然都没有告诉过我!

  『你大概会在这里住多久?』

  我问这话并不是想赶客,只是想预先为接下来的生活做个打算而已。

  『不知道,应该要等郭子谦回来吧。』她摇头回答,又补上一句,『会困扰你吗?』

  『不会,完全不会!』我连忙摆手,又接着问,『那你平常要工作吗?』
  『不好意思,我暂时没有工作。走的时候又很匆忙,什么都没带,目前是身无分文的状态,日常的花费可能还要暂时从你那里借来,等我可以回去了我会还给你的。』

  艾熙似乎误会了我的意思,面带抱歉地说道。

  『不不不,那完全不是问题,不需要这么见外,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需要经常出去而已。』

  『那个,应该不会。我平常也很少出门的。』

  她摇摇头,没再说话。

  『累的话就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了。对了,我早上七点半会出门上班,如果你起来没有见到我的话不用担心,冰箱里有些吃的,我也会在桌上留些钱还有我的手机号码给你,需要什么日用品的话可以出去买,或者打电话让我下班捎回来也行。』

  我看出她似乎不想再谈下去,于是向她交代。

  『好,那我先去睡了。』

  她回了一句,起身进屋,关上了房门。

  艾熙不知道睡了没有,但我是完全的睡不着。即使到了现在,我仍是觉得今晚发生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沙发太窄,躺着也不舒服。

  翻来覆去一阵子以后,我彻底放弃了去寻找睡意,起身坐在了电脑前。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想做,就只是无聊地浏览网页打发时间而已。

  我点开了最近经常会上的『tofindyou』网站。

  这是全球最早,也是最专业的寻人网站,创立的主旨是集中大家的力量去寻找那些失蹤的人。其专业性可以说如果在这里还找不到你要找的人,那么就等于失去了所有希望。

  原本这样的网站是与我无关,但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我开始关注它。
  『机器人』艾山,是目前我最喜欢的一名篮球运动员。他是继姚明之后第二个在NBA创造出巨大影响力的中国运动员,也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在NBA的中锋这个位置实现了『统治』的中国人。身体高大强壮,运动能力出众,技巧细腻娴熟,这个人可以说集成了所有一名优秀篮球手该具备的条件,然而,他得到『机器人』的绰号却不是因为这些。

  某场比赛,艾山接队友的传球,以一个华丽的后转身甩开对位的中锋,高高腾空后完成了一记漂亮的大风车扣篮——这本该是一场比赛中令人回味无穷的高光时刻,但问题是,艾山根本没有接到那个传球。那时候,篮球从他接球的双手间穿过直飞界外,而他却在空手的状态下完成了整套动作。

  本该是华丽的表演却引来满场哄笑,当时的解说戏称这个来自中国的大个子就像是个固执完成指令的机器人,然后,这个绰号就此定下了。

  当然没有人会真的怀疑艾山是机器人,毕竟那样的短路表现只是偶尔出现,在大部分时间,他不仅在场内呼风唤雨,场外也对各路媒体应对得体,连续几年蝉联美国媒体评选的『最有魅力的运动员』奖项,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个机器人?
  这几天里我会频繁地登录『tofindyou』网站就是和艾山有关——这个在全世界范围内刮起旋风的男人于一周前失蹤了。具体细节我们这些球迷不得而知,总之他就是完全的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队友、教练、经纪人……谁也找不到他。

  作为如此知名的公众人物,艾山的寻人启事被网站挂在了最醒目的位置,但可惜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多次失望之后,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结果,无聊之下又翻起了其他的一些寻人消息。

  『tofindyou』的创立几乎始于互联网刚刚问世的时代,所发布的最早寻人讯息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有一些人在它的帮助下被找到了,但仍有一些人即使在二十年后依旧杳无蹤迹,在这些人里,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一个叫刘启刚的孩子。这孩子失蹤的时候只有十岁,但是在那个我还只会揪女同学辫子年纪,他却已经展现出惊人的科学天赋,收获了天才的美誉。业内对他的评价之高匪夷所思,刘启刚这

  个名字经常被与爱因斯坦、牛顿、爱迪生这些科学巨人放在一起相提

  并论,即使在他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之后依旧偶尔有科学名人感慨:如果那个孩子没有失蹤,现在人类的科技发展也许会迅速许多。

  我并不相信仅凭一个人就可以推动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但是我不否认我羡慕他,或者说嫉妒他。如果我也有那样的才华,那么现在的我一定不是这副颓废的样子。

  又浏览了一些其他网站,等到凌晨三点多钟我的困意才又浓烈起来。关掉电脑,我重新躺回沙发上,按下了遥控灯的开关。

  嗯?艾熙还没睡?

  客厅陷入黑暗之后,我看到卧室门的门缝竟依然向外透着灯光,本能地以为艾熙还醒着。但是随即想到也许她只是忘记关灯,又或者只是女孩子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为了安全感会想要开灯睡觉吧。我摇摇头,强迫自己赶紧睡眠,不再去想她。

  这一觉睡得并不轻松,我似乎是做了很多梦,郭子谦、艾熙、艾山,还有那个刘启刚的影子都在梦里出现,与我纠缠不清。等到我被人叫醒时,那些梦的内容又全都想不起来了。

  『早上好。刚刚你的闹钟响了,但是你没有醒,我想你还要上班,就自作主张把你叫醒了。』

   我混沌的大脑呆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现在我的房里还住了一个

  女人的事实,连忙向她道谢,只是在看到她的装扮的时候,大脑的血液又立即全被身体的另一个地方抽走。

  艾熙仍穿着我昨天给她的那件宽松的T恤,只是大概因为尺寸不合穿起来不舒服的原因,她的下身并没有穿那条牛仔裤。T恤的下摆只到她大腿中部,两条雪白的玉腿笔直地伸出,一双光洁的裸足踩在地板上,长发随意批洒着,整个人说不出的诱惑。

  咕嘟!

  我吞了口口水,目光偷偷地瞟向阳台,那条丝质小内裤仍然好端端地挂在那里,也就是说,除非艾熙翻了一条我的内裤出来穿上,否则现在她身上除了那件T恤之外,是一丝不挂的。

  妈的!大清早一睁眼就遇到这样香艳的场景,我简直要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郭子谦特意给我準备的惊喜福利了。我的眼光不受控制地扫描着艾熙的身体,高耸的胸前隐约可见的凸起魅惑无比,而双腿之间……他妈的,什么都看不见!为什么我昨天没给她拿一件更加轻薄的衣服?

  『那个……你不要起床吗?』

  艾熙看我呆滞,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晃了晃,把我从失态中唤醒。

  我看了一眼闹钟,操!要迟到了!

  昨晚睡的时候就没脱衣服,所以这会只需要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沖进卫生间去洗漱,等到出来时,艾熙正弯着腰整理我凌乱的被褥——这一次,是什么都看见了。

  弯腰背对我的艾熙,T恤的下摆自然上提,一对浑圆的臀瓣便再无遮掩地落入我的眼中,雪白的肌肤结实而挺翘,诱人的半球形弧线紧致地合拢在一起,形成一条让我恨不得一头扎进去的深邃缝隙。缝隙尽头,是一处掩盖在略显凌乱的耻毛下的粉色隆起,两朵花瓣紧密地闭合着,令人忍不住想要去把它们分开,一赏深藏于其中的美丽风景……

  『咳……咳……』

  我嗓子干得厉害,一不小心就咳出两声。艾熙听到声音,直起了身子,T恤重新垂下,我在心里把自己骂到狗血淋头。

  『那……我就去上班了,你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

  上一次说这样的话还是一年多前,那时候我还有一个同居的女友。

  这样的场合,我不由自主地便说出那时习惯说的话。

  『嗯。』艾熙应了一声,又有点尴尬地说,『那个……钱……』

  『啊!对不起,我忘记了!』

  暗骂自己真是猪脑袋,我立刻搜刮出家里所有的现金,数出一千块交给她。
  『等一等!』

  要出门的时候,艾熙又叫住了我。我回头,却发现她的身影已近在眼前。
  『男人要出门的时候,女人都应该这样做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温香软玉般的躯体已将我拥抱,然后,柔软湿润的红唇印在了我的脸颊上。

  『路上要小心哦。』

  艾熙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然后放开了手,后退,笑吟吟地看着我,对我挥手说再见。

  『再,再见……』

  我的大脑已完全当机,机械地向她挥了挥手,关上了门,下楼,一直走到小区门口,才意识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哇!哦!』

  我发出一声惹人侧目的怪叫。

                (三)

  『你傻笑什么?你迟到了知不知道?』

  『呵呵,知道。』

  『知道你还笑?脑子抽风了是吧?扣你工资你信不信?』

  『呵呵,谢谢经理。』

  『你你你你……你真傻了?』

  『呵呵,没有。』

  『你要不要请两天假,去医院看看?』

  『呵呵,好啊。』

  『你该不是装疯卖傻来骗假期的吧?』

  『呵呵,不是啊。』

  『你……你气死我了,给我出去!』

  『呵呵,经理再见。』

  我知道我真没傻,可是我克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年薪几十万,有资格对我大发雷霆的经理,家里养的也只不过是黄脸婆一枚。我相信世界上大部分男人,尤其是像我这样一无是处的男人,早上在被艾熙那样的女神拥抱亲吻过后,也一样会笑成我这样子的。只是……

  『男人要出门的时候,女人都应该这样做吧?』

  这句话,起初听到的时候只有甜蜜,但事后回想起来,我与艾熙不过相识了几个小时,连朋友的关系都谈不上,她会对我这样,那么对别的男人呢?和她住在一起的郭子谦又会享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她每天会这样送郭子谦出门吗?

  啊!该死!我的朋友生死未卜,我不但早上看了可能是他女友的女人的下体,现在竟然还在这里吃起飞醋,我不是这么畜牲的人啊!

  晃晃脑袋,挥开脑子里无处不在的艾熙的身影,我又拨了一次郭子谦的电话,仍然是关机。算了,就算他真有什么事,凭我的本事要参与进去大概也只能拖他后腿,目前能帮他的,也只有照顾好艾熙了。

  虽然,怎么好像是我在受照顾的样子……

  下班回家后,看到满桌令人垂涎欲滴的饭菜,还有桌边活色生香的美女,我不禁这样想着。

  『今天出去了一趟,买了很多东西,花掉很多钱,这里是账单,明细都记清楚了,等郭子谦回来就还给你哦!』

  看到我回来,艾熙立刻从桌上拿起一张纸片递给我,我可以从上面密密麻麻的娟秀小字来推算出她今天进行了多大规模的购物行动,不过我可没蠢到要把它接过来。

  『不用特意记下来啦,我又没说要你还钱。』我摇摇头,换上拖鞋的同时又将她打量了一番,『这衣服也是新买的吗?』

  『嗯,怎么样,好看吗?』

  艾熙退后一步,在我面前轻盈地旋转了一圈。如果她穿的是来时候的那一套长裙的话一定能转出裙角飞扬的感觉,不过比起那一套,眼前她的装扮倒是更符合我的口味。

  白色的修身T恤,胸前点缀着淡淡的花纹装饰,因为胸部太过突出的原因显得格外有立体感。下身是一条刚刚超过大腿根的牛仔紧身热裤,浑圆的臀部紧紧包裹在里面,绷得结结实实,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拍一下。热裤里面还穿了一条黑色的连裤袜,将一双玉腿若隐若现地包围,亭亭玉立之外又透着一分神秘。由于是在家的关系,脚上只穿了一双塑料拖鞋,轻薄的丝袜中透出两排涂着粉色指甲油的青葱豆蔻。

  其实是在大街上比较常见的装扮,但我就是对这种搭配尤为喜欢,而且因为艾熙太过出色,就连这普通的衣服也在她身上显示出了不凡的气质。此刻我的感觉,也许是由于早上的亲密接触,也许是她今天的穿着不似昨晚来时那般冷艳,我觉得现在的艾熙更加得明艳,也更加的亲近。

  『很漂亮。』

  我点头对她表示肯定。她听到夸赞似乎很开心,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将我带到餐桌边。

  『来尝尝我的手艺吧!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各种口味都做了一点,明天就不会做这么多了,你不要嫌我浪费哦!』

  『怎么会……』

   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陶醉在艾熙温软的小手触感中还是为这一

  桌饭菜感动落泪,对于大部分时间都靠方便面或快餐果腹的我来说,这样的场景在记忆中出现的次数根本屈指可数。

  『说吧,是什么时候的事?』

  在餐桌边坐下,我终于忍不住向艾熙发问了。

  『嗯?什么什么时候?』

  艾熙一面往我碗里夹菜,一面回答。

  『别骗我了!』我夹了一片肉塞进嘴里,一边大力咀嚼一边说道,『说吧,你的真身是什么?田螺?海蚌?还是鲤鱼?难道是小白蛇?

  我是什么时候不小心救的你?你现在是来报恩的吧?『

  是啊,天降仙女,又对我这个废物这么好,也只有那些古老的神话故事可以解释了吧。

  『咯咯咯咯……』

  艾熙被我逗得笑个不停,半晌才喘过气来娇嗔着说了一句:

  『你很坏诶!如果我真是田螺姑娘来报救命之恩的话,那现在你发现了我的身份,我不是就该嫁给你了?』

  『呃……』

  没料到被反将一军,我一时说不出话来。但是……听到那个嫁字的时候,有一种很激动的感觉……

  『喂,你刚才说不要我还钱的话,是不是真的?』

  艾熙忽然俯下身子看着我,眼睛里透着皎洁。

  『当然了,本来我就没打算让你还,而且,你这一桌饭的手艺也足够值回投资了。』

  『嗯……这样的话,很困扰诶……』艾熙坐回身子,仰着头想在思索什么,『女生要是花男生的钱,总该有个原因吧。不如……』

  她重新看向我,说到一半的话停在嘴里,而我盯着她鲜嫩欲滴的红唇,心里开始升起一种本不该有的期待……

  『不如……我做你女朋友吧!』

  『好啊!』

  美梦真的成真,我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来得及,这两个字就沖口而出。
  『咯咯……人家的第一次告白,成功的速度真是出人意料呢!』

  艾熙又掩口笑了起来,好像刚才两人只是说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那个……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她的反应让我有点忐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当然不是,我可是很认真的哟。』艾熙收起笑声,但依然弯着嘴角看我,『今天早上,是我的初吻呢……』

  初……吻……吗……

  我的大脑再次短路了,眼前发生的一切,真的是真的吗?

  『好啦,看你呆呆的样子,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啦!

  那我们现在已经是情侣了,也要相互增加了解,所以就开始吧,说说各自的事情,你先!『

  艾熙提出的建议很符合我现在的想法,我努力整理了一下这二十多年的人生,开始向她讲述。

  『其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小时候从有记忆开始就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父母都一直在外地打工,一年也回来不了两次,现在我都不太记得他们的样子。五岁的时候他们在返家途中出了事故,再也没能回来,我就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那时候,因为我是没有爸妈的孩子,总是被别的小孩欺负。后来邻居家一个大我十来岁的大哥为我出头,保护了我,从此我就成了他的跟屁虫,那个大哥就是郭子谦。

  上大学的时候,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了,于是就剩下我一个人,毕业后靠着他们留下来的钱和自己工作买了这套房子,生活至今,就是这样了。『

  我耸耸肩向艾熙表示已经结束。这样的人生经历,连我自己都觉得太过简单苍白,甚至曾一度怀疑自己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义。

  『嗯……我的话……』艾熙没有对我讲述的内容做什么评论,在我结束之后她轻轻地开口,『我叫艾熙,是你的父母在外面生下来的女儿,也就是你失散多年的亲生妹妹。』

  『啊!?』

  『哈!逗你的啦!』

  突如其来地开了个让我差点跌下餐桌的玩笑,艾熙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在我故意的责怪声中逃进了卧室。尽管我很蠢,但也能察觉到她是籍着这种行为刻意地逃避向我讲述她的故事。

  『周文,对不起。』当我走到卧室门口想要敲门的时候,她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出来,『我本来是想要告诉你关于我的事的,可是在刚刚的一瞬间又说不出口了。那些事情,说起来很复杂,我想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告诉你,现在,你就暂时把我当成是你的田螺姑娘可以吗?』

  可以吗?对她这样的搪塞我心里当然有点不满,可是,我可以说不行吗?
  如果那样的后果是她会离开的话……

  『傻丫头,我又不会逼你,快出来吃饭吧。』

  尽管才相识一天,我已经舍不得她。

  门打开,艾熙的脸上没有什么异样,只是静静看着我。

  『你会生气吗?』

  她问。

  『不会。』

  我摇头,发现自己根本对她气不起来。

  『那就好,那样我就不用给你补偿了!』

  艾熙拍了一下手掌,好像松了口气般绕过我走向餐桌。

  『补偿?什么补偿?』

  我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想说如果你生气的话就给你一点好处做补偿的。

  就是比如说,沙发睡起来会不会不太舒服之类的……『

  『那个,你是说今晚让我睡卧室,换你来睡沙发吗?不行不行,你是女孩子,我哪能这样做?』

  我想到了那个可能,却很没种地不敢说出来。

  『亲爱的。』艾熙回过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我,『你是在跟我装傻吗?』
  『好吧,我承认……』她那魅惑的眼神让我无力招架,瞬间臣服,『我现在非常非常的生气,简直快要气炸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