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62 下)【作者:8083979】   人妻小说 
字数:51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六十二、惊天秘闻(下)

  听到小欣的话我猛的愣住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其中的意思。

  可是她这话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是明显了,所以在愣神了一瞬之后,我还是反应了过来,她的意思是,她给阿涛口交了?还是说阿涛曾经把精液射到了她的嘴里?
  「你。。。你说什么?」

  对于以上两种猜测,我当然更倾向于第二个,但是因为这个小欣本就出乎意料,所以我真的不敢猜测到底是什么情况。

  「什么意思?还听不明白吗?就是你只能用嘴去碰的地方,已经被他用排泄器官像操逼一样操过了。」

  已经完全不再控制的情况出现了,我也猜不出小欣此时的想法,但是她嘴角已经变得有些残忍的笑容却一场锋利的刺进了我的眼中。

  我也终于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难怪小欣从一进房间开始就对今天与我分手的事,显得势在必得,原来这个才是她最大的杀招。换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如果自己的老婆或者女友出轨,那就根本是不能容忍的,不过兴许有那种感情真的已经深到不行的个例,也许还能忍受。

  可是如果你听到你的老婆或者女友,曾经为一个男人吃过鸡巴的话,那你还能忍受吗?想想那张说着爱你的情话的嘴里,曾经有过一根肮脏的生殖器穿插其中;那在接吻时,有些轻甜味道的唾液,已经和男人的精液相融合。你真的不会觉得恶心吗?

  对于小欣来说,真的还能若无其事接受的人,在这世上是几乎没有的。所以她才那么的笃定,我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一定是无法接受的。本来也许她还没准备现在说出来,毕竟按照视频里的内容,起码还有那个沙滩上的野战没有开始那。
  我估计她是在一点一点的加大力度,不断的拉紧我的神经,也许在其中的某一个点,我的神经到了极限,然后彻底断裂,她就不用再去回忆那不堪的经历了,而我也不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可是我的表现,显然已经完全出乎于她的意料,从刚开始的她出轨,被迫与别人上床,再到她主动千里送逼,之后更是主动提出无套内射,接着是各种场地的Play游戏,还有各种听床,各种的配合和旅行中各种的放纵。我猜测这都是小欣设置的关键点,一个一个的说给我听,然后观察我的反应。

  在她看来,其中的任何一个关键点,我都有爆发的可能,但我就是照单全收了。这让她也有些骑虎难下,只能不断的揭开自己内心的伤疤,不断的刺激我的神经,不断的让内心的煎熬越发强烈。

  终于,到了剃毛这个让她的内心彻底崩溃的关键时刻,她的内心显然也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因此她的情绪出现了一丝缝隙,而我,在急于表达自己真心的情况下,得意洋洋的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一瞬,冲过去抱住了她,这难免让她的内心也出现了一丝松动,而在一番挣扎内心的挣扎过后,她还是选择了坚持下去。

  因此,为了彻底打消我固执的想法,也为了封上她自己心软的路,她只得在这个时候提前把这个消息放了出来,在她看来,就是要让整件事彻底的无法挽回。
  当然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的想法,对于我来说,用这个作为杀手锏显然还无法击垮我,因为就我最开始的计划来说,她给阿涛或者别的男人口交,也是有可能的,不过那是要有一个前提的,就是她口交的第一次是要给我的,在那之后,如果她能够接受的话,我也会安排的。

  可是现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却真真的让我措手不及了。听到小欣刚刚的回话,很明显,她已经给阿涛口交过了。

  我惊讶于视频里竟然完全没有这个内容。对于阿涛,首先我曾经明令禁止过他触碰小欣阴道以外的部位,再有,就算是他想要一点点诱导我放下底线,那也应该多少透露给我一些啊,难道他就打算这瞒着我?还是他未卜先知的知道我会把他弄走?并且以后也压根没有再打算让他接触小欣?

  我不禁开始猜测,阿涛到底是什么让小欣给他口交的那?旅行的时候?可是那时他并不知道我的想法,甚至那时我还没有要送走他的想法。回来之后?也不可能啊,他回来的第二天,可是我亲自把他送到车站的啊。还是说他那时没有上车?在我走了今后,又偷偷回来了?然后又去找的小欣?

  再或者是我打电话告诉他要给他安排实习之后?他那个时候已经猜到了我要送他走?出于对我过河拆桥的顾忌,或者说打算最后过次瘾的想法,而铤而走险的破釜沉舟?可是这种种猜测虽然不断的涌现,但却没有一个能够完全站得住脚啊。
  旅行回来之后,就小欣的角度来说,应该是真真的恨死阿涛了,从她刚刚的讲述看来,是绝对不会再跟他接触的。而且阿涛应该也明白,他在旅行录像中的一些表现,我也是无法完全接受的,所以一定会盯紧了他,所以他想有什么隐秘的行事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我就更倾向于这件事发生在旅行中。可是我却很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他完全无视,这种激烈的行为把小欣弄崩溃了,之后向我坦白一切,然后我会实施报复的可能那?是他有什么凭仗,还是他有吃定了小欣不会说的安排?
  种种猜测不断出现,可是我却完全没有任何头绪。不过虽然我猜不出其中的原因,但是这一点也阻挡不了,我需要在解决了小欣这边的事情后,找他聊聊的想法了。虽然他已经走了,不过貌似我想找到他还是很容易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我继续要弄明白的是,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就是一个阿涛当时有没有用什么把柄去威胁小欣,让她不会把事情告诉我。

  「你……怎么会?」

  阿涛已经走了,如果想把整件事情查清楚,那我唯一的途径只有先从小欣下手了,因此我只能既然表现的很是震惊的问道。

  「怎么了?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吗?你不是说怎么样都能接受吗?已经接受不了了吗?好像我早就告诉你,坚持下去是没有好处的,可是你就是不听,哈哈。终于知道你的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吗?」

  此时小欣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悲伤,更多的是残忍和疯狂。而我只能瞪大了眼睛,希望她能把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因为现在的情况显然不适合我主动去问她,是怎么给阿涛口交的。

  「你的女人,你捧在手心里的女友,就像个下贱的奴隶一般,跪在地上了,用嘴舔着别人的鸡巴,直到那个人把所有的精液射进了喉咙,甚至还把多出来的都吃进了胃里。哈哈。哈哈哈。」

  小欣越发的癫狂,可我却已经无法阻止了,只能愣愣的看着,因为我真的急于知道一切。

  「想知道你的女人有多下贱吗?哈哈,我忽然又不想说了,毕竟我们之前的故事还没有讲完那是不是?」

  「……」

  「刚刚将到哪里了?。。。对了,讲到你的女人,主动挂掉了自己的阴毛,然后穿着那件淫荡的泳衣,跟一个野男人一起出去散步了是吧。哈哈,说真的,那件泳衣说起来还真不错,阴部那里的拉链,简直是最棒的设计了。我一直觉得,作为好的设计,就是与人方便,那个可真是太方便了。」

  「方便到,无论在任何地方,只要撅起屁股,拉开拉链,就可以让男人的鸡巴,直接插进逼里,然后任意驰骋。你知道在那光天化日之下,在过往的人群离你只有十几米的地方,被男人凶猛的操干,有多刺激吗?有多爽吗?」

  「那种刺激的爽快,让我欲罢不能,差点就在沙滩上被人操尿了。哈哈。而且哦,完事了之后,只要把逼里残留的精液抠出来,再拉上拉链,就一点都不会被人发现喔。」

  「那天的旅行很简单,就是那个男人带着你的女人,在海岸边有来了一场刺激的交配。给了你的女人一次前所未有快感。」

  「之后就没什么了,你的女友用逼夹着精液有跟着他闲逛了一天,然后就是回到酒店,睡觉了。」

  「本来以为所有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是第二天早上,在距离要上飞机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他又想出了一个新的玩法,就是想要操你女人的嘴。」

  「哈哈,你没想到吧,原来你女人的嘴也是可以被操的。他让我跪在地上,好像是向他朝拜一般的跪着,然后就拉下裤子,露出那根带给我无限欢愉的鸡巴,那个时候它已经又一次挺立了起来,耀武扬威的直指向天。」

  「我在他的指导下,强硬的把那根鸡巴扳下来,指着我的脸,然后我就一口吞了进去。有些骚臭,毕竟他早上并没有洗澡,而且还尿了一泡晨尿。」

  「那味道让我有些皱眉,但是我忍住了。开始他只是让我自己动,让我用舌头舔他的龟头,他的阴茎,还有他的睾丸,之后他让我用嘴唇去吮吸,每一个部位都要吃个遍,我就在他的指导下,一边学习,一边实践,我很厉害的喔,没一会就都学会了。」

  「而他在这个过程中,好像也已经忍不住了,他一把把住我的头,然后开始自己耸动屁股,就让是在操逼一样的,猛力的操干起了我的嘴,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龟头滑过了我的舌头,撞歪了我的小舌头,我感到胃里还是有东西向上反,想要呕吐。」

  「可是他的鸡巴却并没有停止,还在向内突进,直接扎进了我的喉咙,因为压力的关系,已经反上食管的东西,又被压了回去,他直插到底,我的嘴唇已经碰到了他的阴毛,一阵强烈的疼痛感和窒息感传来,我有些丢人的慌乱的挥舞手臂,而他却善解人意的拔出了鸡巴。」

  「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啊,竟然没有让他满意,正当我想表示自己没事,让他继续的时候,他却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他又插了进去,原本因为他拔出而产生的抽力,而在次冲进食管的东西,因为再一次的插入而又被压了进去。」

  「你知道吗?那一刻不光我的嘴,在被操,我的胃好像也在被不断抽插似得。只不过在我嘴里的是他的鸡巴,而穿梭在我食道里的,是我胃里的东西。」
 
  「就这样,在内外被同时冲击的情况下,那个站在我面前的男人终于满意了,开始更加猛力的操干我的嘴,直到他的鸡巴深深的扎进我的喉咙深处,然后射出了滚烫的精液,我能感到那一股滚烫的液体,滑进我的食道,然后胃部才消于无形,但我知道那个男人的万千子孙已经彻底融入了我的身体。」

  「哈哈,你知道吗?为了感谢他,我还在之后帮他又清理了一遍鸡巴,一寸一寸的舔舐,把所有残留的精液或者尿液什么的都舔了个一干二净,直到他的整根鸡巴只有我口水的味道为止。」

  「知道那时我才知道给人口交感觉那么好,哈哈。像个下贱奴隶一样,跪在别人的胯下,嘴里含着男人的生殖器的感觉那么令人兴奋,我也才真正发现自己之前真的太虚伪了,我就是个下贱的女人,下贱的只配给男人舔鸡巴,摇尾乞怜的希望别人的操干……哈哈……」

  小欣越说越兴奋,嘴角一段的上扬,声音也越来越大,好像想让整个走廊的人都听到似得。

  我忽然发现自己错了,刚刚很明显小欣的状态已经疯狂了,我却还想像之前那样让小欣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显然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刚刚这一段讲述,小欣已经开胡说八道,逻辑上的不合理,再加上我对她的了解,这些话里显然掺杂了大量的水分。

  看着小欣已经开始张牙舞爪、眉飞色舞的大喊了起来,我知道再听下去也没有必要了。于是我当机立断的在此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别说了!别说了!」

  为了让已经疯癫了的小欣恢复理智,我也只能不断的在她耳边大喊着。

  「放开我,我还没说完那。哈哈,我还没……」

  小欣被我抱住后,疯狂的想要挣扎,可是被我的胳膊死死的箍住,只能大声叫喊。

  「别说了,不要再说了,无论如何我都爱你。我爱你,你听到了吗?我爱你……」

  我继续大喊,我们两个一边喊着,一边相互较劲,随着脚步错乱的移动,一不小心撞到了床,然后双双栽倒在了床上。

  因为事情突然,我们都是一愣,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我怕她继续发疯,赶紧再次开始用力的箍紧双臂,可是这一次我却又失算了,小欣并没有挣扎,而是愣愣的看着我,然后嘴角微微扬起。

  「怎么?想来一发吗?我现在技术可是很好的哦,保证能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小欣嘴角邪笑,媚眼如丝,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不是挣扎,完全是那种在诱惑人的姿态。

  看到小欣现在的表情,我的心又狠狠的一阵刺痛。我不得不赶紧用两只手把住她的头,让她的脸完全的对着我,然后我一字一句的对她说。

  「你能清醒一点吗?我说了,我爱你,无论你怎么样,我都爱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不要你,我这辈子只爱你。」

  由于头被限制住,她只能跟我面对面,近距离的听着我说的话,同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那眼神中,我看到了妩媚,然后是发愣,之后是失神,慢慢的变得茫然、愧疚,直至是委屈。

  我知道她已经恢复了理智,而且现在的状态,才是她内心最正常的表现,但我知道光是短短的几句话,还是不够的,已经这些事情已经装在她心里太久了,刚刚被我限制住了身体,她才有了这一丝的清明,时间长了没准她就又变回去了。所以我不能放过这次机会,我没有再说话,而是把头凑过去,深深的吻住她的唇。
  我一边吻着,一边在喉咙里,含含糊糊的说着「我爱你」,虽然听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小欣明白我的意思。

  开始的小欣还是有些拒绝的,紧咬着牙关,可是在我的舌头百折不挠的顶撞下,她还是慢慢的银牙轻启,让我的车头冲了进去。

  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我喉咙的哼哼声却从来没有停过,反而越来声音越大。我不管她有没有在听,但是我就是要说,不断的说,好像洗脑一样,让她知道我还爱她,深深的爱着她。

  慢慢的,她的舌头却停了下来,这让我有些惊讶,莫非这么快她的心思就又转变了?我诧异的着开眼睛看向她,她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可是眼角却止不住的在留着眼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