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欲花的盛开】(上)【作者:kkllyes】   人妻小说 
字数:43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上接:《夫妻——熟悉的身体》。
***********************************
                (上)

  清晨,露水打湿了阳台上的花朵,像洗了澡一样,娇艳欲滴。花是美丽动人的,然而看着花朵一步一步盛放开的过程同样值得期待回味。我对老婆一次次的开发调教,老婆一次次细微的变化,我欣赏着、享受着、快感着。

  曾问老婆为什么嫁给我。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最远也只出差到过总公司的另一个城市,而她是名高中教师,很抢手的结婚对象的职业。老婆的回答很普通:高帅,然而情到欲时,她会肉紧地套弄着我的阴茎说:「我喜欢你……干我。」低俗的语言,合适的时间,来得比什么都痛快。

  望着美丽的花朵,想起老婆在被我插到高潮的表情,想着自己可以给老婆带来高潮和变化,老婆又享受,自己也享受,那不失为一件开心的事。我笑了笑。
  「笑什么?一大早的,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老婆的姐姐在旁,刚睡醒的声音。

  我回过头望了望她,又笑了笑。说出来,可能是对现在的她的讥讽。

  不久前,她曾徘徊在离婚的边缘,她老公经常不回家,也许在他的另一个家里,她和女儿搬到我们这里,是想我们帮忙照顾她的女儿,她女儿是他们之间主要的连线。她用剩余的青春继续着属於她的精彩,晚上她女儿打电话给她,不是在打麻雀,就是在逛街美容,不回来睡觉也属於正常。

  美容是现在女性的主题,老婆也不例外,在她姐姐的影响下,老婆出去美容的次数多了。我不怒反喜,我知道老婆是想她的乳房变坚挺些,臀部变丰满些,翘起地凸出内裤边缘,好让别人有幻想从背后进入的欲望。我问:「下面有没有美容呢?」老婆扭捏着说不让我多碰,好让照片出来的效果好一点,诱惑点,心痒点。

  随着我捕捉色狼点的照相技术提高,老婆自然流露的姿势,一辑辑出卖老婆肉体的照片出来了。挑选时,我指着老婆阴部特写的照片说:「老婆,别人的龟头就顶着你这里。」老婆双腿缠着我的腿,阴部摩擦着,肉紧地说:「是的,老公,他要插进来了。」

  「啊……插进来了,好舒服啊!」老婆似真非真的陶醉着。

  看着一根大肉棒从自己老婆的阴缝中插进去,流着水的龟头慢慢推入去,那种感觉真的很让人贲张。我心底里有问过自己能接受老婆给别人插,那个人是怎样的我们才能接受,我不知道,也不确定。

  曾想过我能接受的:就是我和老婆要做爱的时候,变戏法变出一个不知什么外貌、拥有一条大阴茎的男人,他舔着我老婆的下面,老婆很享受,跟我不停说着她当时的感觉;当那个男人插进去,老婆说她很舒服,还对我说:「老公,他插得我很舒服,我喜欢他插,我要你看着我给别人插。」而那个人是受我们控制的,高潮后那个男人就消失,不留痕迹。

  安全的环境,放松的心态下,我想我和老婆是可以接受的。

  我问老婆:「真的找个帅哥给你,需要我在旁边吗?」老婆犹豫了一下说:「我要你在身边,那才有安全感,才敢做你想要我做的事。再说,你不是喜欢看我给别人插吗?我也喜欢让别人插我给你看,又不给你碰我,看你欲罢不能的样子,我会好满足。」

  每当老婆说要被别人插给我看,我就不由自主自虐地、女人式的很娇气说:「老婆,你不能这样,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呢!」老婆狡猾着,我喜欢。

  老婆出外的衣着也有了变化。工作后回到家里,见老婆穿着短裙在厨房里煮饭,我走到她背后用手从裙子下面摸上去,摸到了内裤,才想起说:「老婆,你为什么不穿防走光裤?」

  「你不是叫我不要穿吗?我就不穿了,你说的。」老婆扭着屁股企图逃脱我的手掌:「别搞,孩子和姐姐会看见的。」

  老婆告诉我,开始的时候上课很不习惯,总觉得学生不停望着她的屁股和底裤,好难为情。后来那里好像被吹着气,痒痒的,好想抚摸一下,但当时又不能当着学生面前抚摸。慢慢地感觉有东西从下面流出,两腿交汇处滑滑的,上厕所一看,内裤湿了,手指摸着,滑潺潺的。

  下班了,男同事经常找不同的藉口让她参加饭局,有事没事望着她聊天。漂亮的女人,不,能给人性兴奋感觉的女人,每个人都想亲近。

  老婆说的可能会有夸大成份,她喜欢在我的面前这样说。我也想在现场体会老婆露出的快感,也曾想学网上小说那样暴露老婆,但老婆不肯,她说我们所在的是一个小城市,上街随时都可以碰到熟人,她又是老师,学生更多,怕不小心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

  「老婆,那你要补偿我。」

  「你想我怎样补偿你,你说。」

  「我们到另一个城市去,到那里我要你怎样就怎样,不怕给熟人看到,你可以放心啦!」

  老婆望着我:「你想怎样,你先说清楚,你得先说清楚。」

  「你是我老婆,你怕我吃了你不成?」

  由於工作原因,没有很长的假期,很少出外旅游,过几天公司需要我出差处理一些技术问题,想想那个城市也不错,就跟老婆商量,带上她。

  「好啊,我也想透透气,再说也没怎么跟你出去旅游,可是你不要想多了,不一定能满足你的啊!」老婆双手摊开,耸了耸肩。

  提早网上预约了酒店,孩子交给老婆姐姐照顾,打点好。为了能挤多点时间出来,我们选择下晚班后赶搭上开往另一个城市的列车。由於是夜车,乘车的人也不多,不需按照座位入座,我们选择了坐后面。

  列车开上高速后不久,聊天的人慢慢静了下来,我也觉得有点累,慢慢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觉得下体被人抚摸,我慢慢张开眼。老婆靠着我,在我耳边说:「老公,你那里硬了,发什么春梦啊?梦见谁了?」我转过头吻了吻她的面颊,笑了笑说:「你。」

  老婆还扮傻,娇声追问:「梦见我干吗?」摆明是挑逗。我环看了四周,大家都在安静中,离我们最近也隔了两个座位,於是就伸出右手大力隔着衣服去摸老婆的胸:「梦见你还能干什么,就是插你的啦!」

  「唔……老公,我的胸好摸吗?要不要给别人摸一下?」

  「你,你……」我斜着身体,左手越过老婆的背部,用力揽了揽她。

  「老公,你那里好像有变大了点,还震了震。很舒服吗?」老婆顺势倒在我怀里。

  「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拿出来看看呗!」

  老婆探头望了望车辆里的乘客,然后轻轻地用手按住我的裤头,另一只手把裤炼慢慢拉下来,伸进裤子里,扯下一点内裤,把阴茎拿了出来。内裤勒在阴茎的末端,似乎要隔开阴茎和睾丸的联系,但淫液还是在快感的刺激下不停涌向龟头。龟头暴露在空气中被老婆用手指捏着,马眼一张一合的,拇指不停地来回刮着,像车上挡风玻璃的雨刮,把流出来的水分开,慢慢地整个龟头变得滑滑的。
  「老公,你流了很多水,是不是很想插啊?」老婆轻声说着。

  「是的,我想你那里包着我的龟头。」我压着兴奋答道。

  「是不是像这样子包着?」老婆说着,低下头用口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嘴里,舌头围绕龟头做着圆周远动,时不时滑过马眼。

  我的视线由车外转到车厢里,再望着老婆的口和阴茎的交汇处,来回转换。
  老婆这样的动作我再熟悉不过了,说不出跟以往有什么不同,感觉却来得异常兴奋,那快感慢慢吞没了视线的焦点,嘴微微张开,口开始一起呼吸着。
  「不,不要,老婆,别人会看见的。」我压低声音说着,并不是真的想老婆停下来,欲罢不能,以退为进,像一个女人在高潮前说不要。

  老婆有意识地抬头望了望,最有机会能看到我们的是斜对面前两排座位上的男乘客,但光线不够,不足於一眼就看清楚。

  老婆眨了眨眼,诱惑地说:「就让他们看见好了,他们看见了就走过来,那我就轮着吸他们的那里。」

  「你,你……」我轻声叫了出来:「啊……」

  老婆把整个龟头没入了口中,舌头让开路,龟头抵触到老婆的喉咙,包皮和老婆的嘴唇紧贴着,上下来回摩擦着。阴茎上的神经末梢最大面积接触老婆的口腔被刺激着,我整个人僵住了,脑海里有自己的声音在盘旋着:『老婆,你这是在干吗?你在这么多人的车厢里跟我口交,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我左手拉起老婆的裙子,伸进内裤里出力捏着她的屁股,右手直接插进内衣里肉紧的揉着乳房,低下头轻喘着:「老婆,我想插进你那里。」

  老婆转过头来,她知道我动了欲望,但还是警惕地说:「看你兴奋的样子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现在有这么多人在,你真的不怕给看见?真的不怕?」
  想要的感觉牢牢控制着我,「不怕,要是看见了,就让他们插你。」脑里浮现出没有说出的自虐语言:『就让他们插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你……你……你真的好变态,竟然叫人插你老婆。」老婆似乎也紧了紧身体。

  我收回双手解开皮带,把内裤推下,让阴茎和阴毛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接着将座椅向后推了推,腾出空间来,然后望着老婆。老婆还在犹豫,扭过身去,把窗帘拉开遮住了外面射进来的光线。

  我伸手想拍拍老婆,手还没到就被老婆捉住了,她把我的手隔着衣服用力按在乳房上。老婆需要我,需要我给她动力。

  夜贼一样的感官,车厢里每一个细小的声响都能钻进耳朵,如此的清晰。老婆背向着我的前方,轻轻提起脚,臀部由座位慢慢爬上我的小腹,阴茎钻进裙子里,隔着内裤抵触到她的阴部。我另一只手托着老婆的屁股,让老婆找到了双脚的平行点。

  老婆双手伸进裙子里,一只手拨开内裤,一只手抓着阴茎,屁股微微提起,龟头接触到阴唇了。我弯着腰、探着头,尽量靠近她的耳朵:「老婆,你想不想我插进去?」

  「想……」她刚说完,龟头塞进去了,竟如此容易,因为那里早已是湿湿滑滑的了。老婆慢慢坐下来,阴茎也一点一点没入在她的阴道里。

  插进去了!插进去了!这场景在小电影里及我的脑海里曾出现多次,我张大眼睛看着这真实的一幕。

  老婆抬起屁股然后坐下来,幅度不大,运动前的热身动作而已,然而慢慢的套弄让龟头更清楚感觉到那是真实的阴道,充满淫水的阴道。我掀起老婆背后的裙摆,交合处产生的气味散发开来,飘进了鼻子里,刺激着大脑神经,不由自主闪现着:『老婆,我要插到你的最里面。』

  老婆似乎也感应到了,坐下到最底,阴部划着圆周,紧压着阴茎根部,片刻不让龟头离开阴道的深处。快感吞没着两人的理智,在安静的车厢里,不,是暂时的安静而已,随时会热闹起来。『快,快停下!』道德观念在阻止,但龟头的欲望不肯妥协:『快点!不,还要继续。』

  心里矛盾产生的能量不知怎么都流窜到两个睾丸处,那里似乎知道要把这些能量怎样酝酿,怎样释放才能到达顶峰。我两腿合拢,探着身,双手肉紧地用力按着老婆的腰,肚子紧贴着老婆的屁股,手上的力量从老婆的屁股传到肚子,再由肚子传到阴茎龟头上。

  阴茎找到了力量,找到了支点,龟头震了震,阴道里面也跟上节奏吸了吸。
  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啊……」一片空白,记忆瞬间消失,一股股精液深深的射进老婆的阴道里。

  短暂的时间,短暂的过程,不可複制的短暂。车厢还是这个车厢,安静着安静。

  我侧过身关心地问道:「老婆,你舒服吗?」老婆在座位上整了整理衣服,把纸巾放好在垃圾袋里,吻了吻我的面颊:「刚才好像有人望过来。很刺激,原来这么刺激的感觉,如果有下次,我会让你更爽,我也喜欢。你呢?」

  我会意地笑了笑,伸过手,让老婆斜靠在我的胸膛上。

           ************

  A市是沿海城市,老婆的初见印象:漂亮的轿车比我们城市多一倍,马路也宽一倍,高楼也是高楼,不过高出一倍多。我们的城市是美丽的,那A市就多一倍的美丽。

  「TAXI……司机,C酒店。」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